財政部唯一指定政府采購信息網絡發布媒體 國家級政府采購專業網站

服務熱線:400-810-1996

當前位置:首頁 » 理論實務

哪類公共數據可以通過政府采購方式購買?

2020年08月18日 09:05 來源:中國政府采購報打印

  ■ 王叢虎 門理想

  進入數字時代以來,數據已成為國民經濟發展的重要“資源”。在20204月出臺的《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構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場化配置體制機制的意見》中,我國已明確將數據作為一種新型生產要素來參與社會分配。201659日國務院召開的全國推進簡政放權放管結合優化服務改革電視電話會議就提到:“目前我國信息數據資源80%以上掌握在各級政府部門手里。”這部分數據主要是各級各類公共管理和服務機構在依法履行職責過程中獲得的各種數據資源,其所有權并不歸屬于某個特定的個人或機構,可以被稱為公共數據。

  在數據已然成為一種生產要素的今天,數據資源應被視作一種重要資源,而公共數據資源也應被視作公共資源的一部分。在經過一系列探索與改革后,對于土地和礦業權、企業國有產權及公立醫院藥品和醫療用品等絕大部分公共資源,我國都將其納入公共資源交易市場進行配置,那么是否應該采取同樣的交易方式來配置公共數據資源?從國內外的實踐進展來看,答案是否定的,有別于交易,開放公共數據資源已成為不可阻擋的趨勢。同樣是公共資源,為什么配置方式存在交易和開放之別?采用交易方式配置傳統公共資源主要由其以下幾點特性決定:(1)公共性。無論是何種公共資源,公共性都是其最根本特征,這一特性要求公共資源的配置結果必須具有普惠性。(2)稀缺性。對于土地、礦產及企業國有產權等傳統公共資源而言,這類公共資源通常都是有限的、短期內不可再生的,這就造成了公共資源的相對稀缺。對于相對稀缺的公共資源而言,簡單地平均分配并不足以為人們的生產和生活帶來明顯改觀,反而會使其失去規模優勢,導致嚴重的資源浪費。要想讓稀缺的公共資源帶來普惠性的分配結果,公共部門就必須專門設計出一套配置機制,以降低成本、提高效益。(3)資產專用性。對于土地、礦產及企業國有產權等傳統公共資源而言,這類公共資源具有較高的資產專用性,只有被持有特定生產資料的特定主體用于特定用途時才能創造最大價值。綜上可知,公共性要求公共資源的配置結果必須惠及最廣大人民,而稀缺性和資產專用性又決定了不能對公共資源進行簡單地平均分配。

  如果我們同樣以上述三種特性來衡量公共數據資源的話,會發現其與傳統公共資源存在較大差異:(1)具有公共性。作為公共資源的一部分,公共性同樣是公共數據資源的最根本特征,這也意味著公共數據資源的分配結果必須具有普惠性。(2)不具有稀缺性。不同于傳統公共資源,公共數據資源一經產生,便可被無限次地重復利用,且幾乎不具有任何邊際成本,從這個角度來看,公共數據資源并不是稀缺的。(3)不具有資產專用性。一般而言,經公共部門處理過的公共數據是完整的、不帶有指向性的,在合法合理的前提下,這類數據可以被任何主體以任何方式用于任何目的,并不具備明顯的資產專用性。從以上三方面特征可以看出,不同于傳統公共資源,公共數據資源的配置并不需要諸如交易等特殊機制,只有將其開放以供社會自由獲取才能發揮出公共數據的最大效用。

  為了更好地配置公共數據資源,促進數字經濟的發展,公共部門在開放數據的過程中要做到用戶導向和需求導向,以用戶可獲取、易獲取的方式來開放社會迫切需要的各類公共數據。例如,疫情期間,各級各地政府應該完整、及時、準確地以機器可讀的格式開放各類疫情數據。當然,政府開放的原始數據如果被一些單位,如公司或社會組織等進行清洗、加工后并變成了能夠反映某種主題時,則這時的公共數據就被賦予了新的內涵,也有了新的價值。這些有了明確知識產權的公共數據或數據庫就可以進入市場,也可以被政府通過政府采購的方式購買。當然,一些公益組織或公司也可能會免費提供給社會。如疫情期間的數據就被“丁香醫生”等機構加工成直觀、可視的“疫情地圖”推送至廣大受眾,這時的公共數據的價值得到了最大程度利用。當然,當下公共部門最為重要的任務是如何更大范圍地公開公共數據、并最為便捷地讓社會獲得這些數據。通過舉辦各類數據開放創新大賽等活動來激發社會對公共數據利用熱情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也是進一步推動開放數據成果轉化的重要舉措。

  (作者單位:中國人民大學長江經濟帶研究院、公共資源交易研究中心)

相關文章

优优影视,悠悠电影网,优优互动,优优影院